隐针娘(民间故事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2日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隐针娘(民间故事)

  清朝末年,巴蜀之地匪患严峻。四川成都附近有个九龙乡,乡民勇悍,素有习武之风。乡里有一对姐妹,大姐叫姚红娟,在成都街上开了个刺绣庄,小妹叫姚紫娟,是本地最标致的姑娘,与母亲一路住在乡间。俩人的父亲已经是家乡的第一搏斗高手,门徒浩繁,他脚能断石、掌能开碑,后来在一次清剿匪患时,倒霉中流弹身亡。

  这一年,附近山上又来了一伙匪贼,占山为王,匪首绰号叫“断魂刀”,是个绝世的武林高手,出刀快,下刀狠,并且枪法也准。有天,匪贼突袭九龙乡,本地民团疏于防备,良多人家都死了人,被抢了年轻姑娘,姚紫娟也被抢走了。

  姚红娟得知动静,赶紧踏上回籍的路,半点不敢担搁。

  绣庄上有个叫玉蝶的姑娘,是一名无臂乐工的女儿,本年十八岁。五年前,父女俩漂泊到成都卖艺为生,不久,无臂乐工身染沉痾归天,玉蝶年幼,穷途末路之时,被姚红娟好心收容。传闻姚红娟要回家处置工作,玉蝶对峙要一同前往,说是不断找不到机遇报恩,姚家有难,能帮着打打下手也成。经不住玉蝶苦苦哀求,姚红娟只好点头了。

  刚抵家,就传闻家乡的民团结合十里八乡,正预备找匪贼报仇。家乡不缺血气方刚的汉子,连自家女人都庇护不了,活着也是丢人现眼,去搏一搏,说不定还有除凶救人的机遇。姚红娟自幼有习武天禀,是一名功夫出众的女中丈夫,也报名加入了。

  姚红娟有勇有谋,又见过世面,还有父亲的余威庇荫,被大师分歧选举为复仇步履的舵把子。她也没谦让,承担下这个重担,接着便和大师商议下一步的打算。

  传闻“断魂刀”好色贪财,姚红娟颠末深图远虑,决定从这上面做文章,她顿时就想到亭亭玉立的玉蝶姑娘。找玉蝶筹议当前,她毫不游移地承诺了,当真梳洗服装一番站出来,晃得四周的汉子们个个眼睛发直。

  姚红娟定下计来,天天派几名壮汉扮成家丁容貌,抬着小轿在十里八乡招摇过市,偶尔还让玉蝶露一露脸,顾盼一笑。然后四周放话,说是村里来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少女,姚紫娟底子就没法比,并且仍是成都一位大殷商的令媛,回村投亲,只住几天就走。

  昔时吴三桂为佳丽冲冠一怒,现在姚紫娟已被抓走,若是再让玉蝶被抓住,这叫家乡的汉子们情何故堪!目睹玉蝶笑靥的汉子们热血沸腾,齐声高喊:“救人,杀贼!”玉蝶一笑,会让公众士气大涨,这倒出乎姚红娟预料之外。

  姚紫娟虽然功夫差劲,性格却刚烈非常,“断魂刀”意乱情迷之际,不小心着了道儿,被咬了好大一块肉,后来,一不留心让她得了机遇,往墙上狠狠一撞,差点儿就香消玉殒。瞧这步地,即便获得她的人,也得不到她的心,一旦铺开束缚,放在身边就是一枚按时炸弹。让她死,“断魂刀”又舍不得,心下无计,很苦恼。一传闻还有更标致的大族令媛,又起头动心了。

  “断魂刀”自傲功夫了得,前次突袭又顺风顺水,一点没把九龙乡放在眼里,就算是圈套,他也要来瞧个事实。

  “断魂刀”上钩了。他带上了一半的手下,被民团潜伏的人堵在一个峡谷里,弓箭、火枪、乱石、土炮,一顿狂轰滥炸,把匪贼打得哭爹叫娘。苦战之后,死伤遍地,“断魂刀”也受了轻伤,不外,他凭着过人的技艺,竟然单身逃了出去。其间,“断魂刀”与姚红娟有过反面比武,交手数招,姚红娟不敌,被打得口吐鲜血,差点儿丧命。另一路担任上山救人的民团却没成功,攻打匪窝时,碰到老谋深算的匪贼二爷,凭仗天险僵持良久,两边均死伤惨重,无法之下,民团只好回撤。

  “断魂刀”回到老窝,气不打一处来,给姚红娟带话,三日内若是不送玉蝶上山,就把前次抢来的姑娘全数杀光。

  玉蝶本不是家乡的人,前次曾经帮了大忙,此次还要让人家自投狼窝,于情于理都说不外去。可是家乡还有姑娘在狼窝里待着,随时有可能被杀,姚红娟一时不知如之奈何。

  夜里,玉蝶找到姚红娟,情愿上山嫁给“断魂刀”,换回所有被抢的姑娘。

  姚红娟冥思苦想,很矛盾。最初两眼含泪,想给玉蝶跪下,被玉蝶盖住,说: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若不是姚姐大恩,我早已饿死陌头了。”

  “断魂刀”听手下描述过玉蝶的边幅,早就心痒得不得了。等玉蝶上了山,还冲他笑,“断魂刀”一看见,眼睛都直了,口水顺着嘴就流了出来,顿时把姚紫娟和其他姑娘放了。

  姚红娟见到妹妹,不由捧首痛哭,想起玉蝶,心里愈加难受。

  一天之后,俄然传来了匪首“断魂刀”的死讯。民团首领派人上山打探动静,才发觉匪贼住的处所已是人去寨空,只抓到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匪贼,不久,又抓到两名迷路落伍的匪贼。

  本来,玉蝶上山当晚,就举行了拜堂典礼。将“断魂刀”和玉蝶送入洞房后不久,担任鉴戒的匪贼突然听到洞房里传来扑通一声,还有酒杯酒瓶落地摔碎的声音,感觉有些不妙,叫了几声“大爷”之后,见没有动静,顿时破门而入,发觉“断魂刀”两眼圆睁,躺在一张打翻的桌子旁,嘴张着,躺在地上不动,叫他也没反映,玉蝶不翼而飞,再一看,旁边窗户开了。

  匪贼二爷赶紧带上十几小我去追,玉蝶不熟悉地形,跑到一处山崖前陷入了绝境,嘴唇微动,月光下,二爷隐约感觉她嘴里有什么亮光闪了一下,下认识弯了哈腰,只见离玉蝶比来的匪贼一声惨叫后倒下。二爷吓了一大跳,赶紧叫残剩的手下小心提防,撤退退却几步,拔刀守着,二爷又拿出怀里的火枪对准。

  玉蝶没给他机遇,纵身一跃,跳进了百丈悬崖下的滚滚江水!

  追在最前面的匪贼被射瞎了一只眼,万幸没死,在地上疾苦哀嚎。盗窟里的土郎中从他眼里夹出一枚绣花针,上药包扎。匪首“断魂刀”死了,在他咽喉处,也发觉了一根只显露一点针尾的绣花针。

  二爷见多识广,惊恐地脱口而出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口中针!针针锁喉,针无虚发,红唇一怒,十步夺魂!”这种针法很是难练,是近身暗算的绝技之一,不外也被称为鸡肋绝技,传说是一名残疾的无臂乐工自创,数年前,在江湖偶露峥嵘,多名贪官恶霸被杀,有强夺民脂民膏的官员,无为虎作伥的地痞,也有污人妻女的恶商,案件却全都是悬而未决。匪贼二爷昔时曾是一名捕快,亲眼目睹过中针毙命的尸首。当然“口中针”也有短处,短时间内口中只能含一枚,只能在很近的距离内杀人,还要以极强的气味御针。那名匪贼侥幸不死,估量是玉蝶奔驰后,未能及时调匀气味,有所误差。

  “断魂刀”已死,匪贼二爷再无力维持残局,连夜逃离不翼而飞。

  找寻玉蝶未果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十里八乡家家戴孝,户户挂幡。几千号人遥对玉蝶跳江的悬崖下跪,哭声震天。不久,九龙乡旁边修了一座隐针庙,里面有个泥菩萨,大师都尊称她隐针娘娘。姚氏姐妹筹议之后,姚红娟回到成都绣庄继续经商赔本,姚紫娟则自封为隐针庙住持,担任起守庙的义务。

  几年当前,有乡民外出讨糊口,来到一个租界时,偶尔看到一个姑娘的容貌,和玉蝶很是类似,转眼间,那姑娘便隐入人群,消逝不见。乡民再一打听,租界刚发生了一桩命案,一个无恶不作的洋鬼子深夜暴毙于家中,听说是被一根绣花针穿喉而过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(编辑:admin)
http://hqnexpress.com/yz/59/